十博体育 > 战史风云 > 杨子荣要去单挑座山雕,杨子荣一次又一次战胜了座山雕的试探

杨子荣要去单挑座山雕,杨子荣一次又一次战胜了座山雕的试探

2019/12/15 16:46

杨子荣死了。

内有剧透,不喜勿看!!!

早年间听说徐克要拍《智取威虎山》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人疯了,样板戏有什么可翻拍的?就算你再怎么有想法,这个家喻户晓的故事也捣鼓不出什么花样来,只有两条路可走,要尊重传统按照老套路加新科技的方法拍出一个3D的主旋律故事,要么颠覆三突出、高大全的传统,拍一个全新视角的剿匪大片。 第一种方法平庸无趣,第二种方法又失去了翻拍样板戏的意义,因此无论怎么看徐克这次都是费力不讨好。
但电影拍成了,摆在那儿了,却比预期的好的多,看完全片才猛然发现,徐克找到了第三种方法。徐克版《智取威虎山》的最大优点不在于颠覆和创新,而在于在不抛弃样板戏原有戏剧元素的同时为其注入了好莱坞叙事模式的内核。有点儿老瓶装新酒的意思,如果说样板戏原有的故事形式来源于情节剧,那么新版的《智取威虎山》的故事内核则完全是好莱坞式的,英雄和困境、以少胜多的战役、追击和奇袭、牺牲的伙伴、最后一分钟营救、性怪癖的反派……夹皮沟一战,土匪滚滚而来,老乡们躲在房间里惊恐万分,战士们以少敌多却没有丝毫恐惧,他们只有一个信念——让这些无辜的百姓活下去,这一段特别像早期西部片的设置,很容易就勾起观众们的情绪,让人热血沸腾。二十几个解放军战士面对三百土匪,一个村庄和一群百姓,有点儿黑泽明《七武士》的味道。
样板戏有啥特点,答曰:高大全、三突出再加上它是戏(京剧)。这三样徐克一个也没丢,而是完完整整的借鉴到了新版《智取威虎山》当中。杨子荣亦正亦邪、白茹是天使完美无瑕、203是战神无往不利,百战百胜。和样板戏里一样,主要英雄人物在镜头里光辉伟岸,反面人物则扭曲着脸孔,歪七扭八的被摆在昏暗的光影之中。杨子荣深入威虎山一场戏,虽然名义上是土匪入伙,但笔挺的站姿掩饰不住那一身的正气,和土匪窝子的逼仄阴暗形成强烈对比。这种对于好人和坏人的处理方法几乎和“样板戏”如出一辙。样板戏就是要求人物尽可能的脸谱化,一出场就能看得出是好人还是坏人,性格全部写在脸上。于是徐克版的《智取威虎山》里,白茹永远都是红脸蛋儿、杨子荣始终都是烟熏妆,八大金刚造型鬼魅、梁家辉扮演的座山雕干脆带起了“面具”。戏剧式的妆容在影片的前半部分会让人觉得很搞笑,尤其是当白茹和杨子荣出场的时候,直到杨子荣和土匪们对飙黑话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这原来是老怪故意为之,这既是对样板戏的借鉴同时也可以看做是致敬吧。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中多次出现了“二人转”,杨子荣唱、座山雕唱、解放军吃饭的时候唱、土匪们胡吃海喝的时候还唱,让这电影一下子就有了浓浓的东北味。尤其是座山雕喝醉了酒突然跳上台子狂飙二人转的戏码,一下子就让人体会到了一股子生猛劲。
指挥官、狙击手、肌肉男、小分队、孤单英雄、以多敌少,这些词加在一块儿既可以描述史泰龙的《敢死队》,也可以概括徐克的《智取威虎山》。从没有哪一部电影把解放军战士的战斗力拍的如此生猛和现代,第一场与土匪的遭遇战特别像是某支现代特种部队在执行清除任务,地点被从香港或是纽约搬到了林海雪原,他们训练有素、配合默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敌人消灭了个干净。快速剪辑加子弹时间,让影片中的战斗场面十分好看,如果所有的国产主旋律电影都是这个拍法,何愁没有好电影可看,只可惜徐克这有这么一个。
这电影最大的败笔来自于植入广告,韩庚同学硬插进电影里出演了一段不知所云的鬼故事,实属多余,一句爷爷,为这电影装上了一个搞笑的结尾。不过还好,第二个结局还是让人燃烧起来的好莱坞式结局,杨子荣英雄救美大战会开飞机的座山雕,怎一个牛字了得。

关心这事的人都知道,在消灭座山雕16天之后,真实的杨子荣就牺牲了。夜闯土匪窝棚,他冲在最前面,盒子炮扳机却被冻住。砰的一声,胸口中了土匪一枪。

智取威虎山是1958年由上海京剧院据曲波小说《林海雪原》中“智取威虎山”的一段故事并参考同名话剧改编的革命现代京剧,最初由上海京剧院一团创演于1958年夏天。

那一声枪响,你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听到了——最后关头杨子荣准备跳下秘道追剿座山雕,土匪老大悄悄举枪瞄准他。砰的一声,镜头对着杨子荣的脸,那一刻凝固了五秒钟,所有观众都以为他将倒下。

十博体育官网 ,本片的故事主干与老款样板戏区别不大,电影通过人在美国的红三代,追忆爷爷的革命事迹而展开。1946年冬,东北牡丹江一带,我军某部30人小分队(代号203)奉命剿灭土匪”座山雕“。在弹尽粮绝的时候,司令部派来了熟悉敌情的侦查员杨子荣协助203小分队。与此同时,座山雕图谋凭着自己的军事优势与威虎山的地势,准备一旦夺得另外两张”先遣图“即称霸东北。

不,我们的杨子荣不会倒下。开枪的是解放军同伴,中枪的是土匪老大。英雄赞歌继续飞扬,杨子荣要去单挑座山雕!

当203小分队一路游击抵达夹皮沟时,不意捉获座山雕设在夹皮沟的眼线栾平,并从栾平身上得到了一张”先遣图“。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杨子荣主动请缨假扮土匪胡彪,借图打入座山雕的老巢威虎山。

有人说,英雄不会死这不是好莱坞大片中的老套路嘛。但人民英雄不死,在近三十年中国“新启蒙”文学主流中却多么难得。依靠徐克,英雄终于又可以理直气壮地活下去,从胜利到胜利,黑白遗照重又变成彩色缤纷。

杨子荣成功来到威虎山,战胜了座山雕的种种试探,并把“联络图”献给了座山雕,取得了初步信任,座山雕“封”杨子荣为威虎山的“老九”。不过,座山雕对杨子荣深存戒心,满腹狐疑,几次三番设下毒计,进行试探。杨子荣一次又一次战胜了座山雕的试探,成功将搜集到的情报送下山。

十博体育官网 1杨子荣唯一的照片

年关将至,座山雕派”老大“率领300土匪下山查探夹皮沟的情况,却被早已得到情报设伏的203小分队几乎全歼。不料,栾平趁乱逃走,跑回威虎山向座山雕指认杨子荣是共军派来的奸细。杨子荣与变不惊,在生死关头,发挥了革命军人的大智大勇,战胜了栾平,并将其置于死地。

开场小分队秋风扫落叶,还用一句“坦克”吓退敌军。中场夹皮沟大战,三十战士击退三百悍匪,土炮赛惊雷,和剧中杨子荣唱的二人转一样,土鳖的玩意突然显得很时尚。好莱坞化的土匪也一改手撕鬼子剧里的丑角形象,很会配合讲笑话——“共军有大炮,看来是主力啊!”即便最后一战徐克把威虎山拍成了蜀山,碎石穿云,天崩地裂,观众也丝毫不觉得违和。

大年三十夜,203小分队越过天险与杨子荣里应外合,在座山雕的“百鸡宴”上打败了土匪的各个首领,并且击杀了逃跑的座山雕。

一个字:痛快!太TM的痛快了!

全片到此并未结束,又通过红三代的想像,安排了一段更惊心动魄的杨子荣追杀座山雕的结局。

“敌人腐烂成泥土,勇士辉煌化金星”,《英雄儿女》里的这句歌词我们很久不会唱了。官方不会唱,主旋律唱的不如主耶稣。文艺界不会唱,重写红色经典往往都是自以为很现代的整犊子——情色沙家浜,温柔白毛女,暖男刘文彩……迷乱于所谓“人性”的作家们,只有从情色、妥协里寻找自己的那点人性和“勇气”。徐克仅仅做到坚持原着的直男倾向,就显得格外非凡。

这个片子的缺点我随便说几个,第一,共军战士细皮嫩肉,只有包括杨子荣的个把五大三粗,看起来像个军人,其他的更像是学生;第二,影片缺乏军事指导(也可能是得到了八一厂的上校军衔艺术家的亲切指导)。你能想象吗?身经百战的共军战士的战术动作居然像是第一次去野战乐园玩真人CS;第三,老大带兵去打夹皮沟的时候,居然有个土匪头目拿了一把美制的温彻斯特霰弹枪,划着雪橇和203小分队对射。首先霰弹枪是用来近战的,在二战中也只有美军才少量装备,并且该枪是在战壕里对付日军不要命冲锋的。其他细节我就不说了。

不理解当代中国历史叙事作品的憋屈,就不能深刻理解智取威虎山带来的快感。从伤痕文学开始的三十年新文艺道路,再到网络水军帖子,共和国英雄一个接一个被还原成“人”或者“熊”,即便得了诺贝尔奖也不离这个路数。

还有韩庚在影片首尾那种诡异空洞的微笑,如果不出现京剧的提示画面,我真的以为走错影厅了。

平心而论,过去人民文艺中的英雄不死、敌人如渣确实早已被玩坏,千篇一律陈词滥调,也早已被1980年代以来的新文学观批评得体无完肤。但是新时期文学又开出多少鲜花结出多少果实?人性早成了遮羞布,心怀叵测的干脆想把过去历史全部玩死,干脆让杨子荣们从来就没存在过最好。我们拥抱世界,却变成港台欧美文学专家们跑过来统战了我们,纷纷打着人性和审美的旗号。汉奸文艺通过“人性”起死还魂取其精华也不是不可以,可人家就是要你人民文学的命,善男信女还傻呵呵跟着赞美“人性”的光辉。战争就是好讨厌啊,杀坏人也是不对的,敌人也有人性嘛,地主多可怜那……电影界就不多说了,用毛主席尖的话说就是:导演们纷纷用情调超克战争,用爱情驱逐敌我,却再也没有人冲他们竖起中指。

影片的优点就是完整的讲了一个故事,一改近年国产片商业片天马行空的风格,让人切切实实地看完了一部电影。然而,这一切难道不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功劳吗?没有人民战争的伟大思想,怎么会有东北的节节胜利,又怎么会有30人的游击队战胜千人悍匪的革命事迹呢!所以说,你们年轻人还是要怀念毛主席,要知道感恩!!!。!。

但徐克竖起了中指,而且竖得漂亮!

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毛泽东

他竟然还敢这么拍——好人就是好人,敌人就是敌人。荣耀全部属于我们,滑稽全部属于他们!勇士的牺牲无尽悲壮,敌人的死亡如同蝼蚁。

十博体育官网 2电影中的“小白鸽”和战士们

十博体育官网 3电影中的土匪形象

估计有人会被噎着:这个不就是文革文艺的高大全模式吗?对了,八个样板戏还就是文革时期的,至今被人怀念。腹诽者或者呵呵一笑:还加了点好莱坞模式呗,英雄砍瓜切菜金身不败。也没错,中文系硕果仅存的正能量教授之一王鸿生老师称赞这是“延安+好莱坞”。影片成功不全因为徐克的好莱坞功力,只因他没有辜负原着的延安历史气概。

“共军只有三十个人?”对,只有三十个人,打死了敌人也不相信。不用告诉我现实中土匪没有三百人,原作者曲波早就自己告诉我们,现实中座山雕团伙只有二十多人,杨子荣小分队只有五人。这丝毫不能减损杨子荣们的威风。艺术不是数学,成败全在那股精神气。

人民英雄摧枯拉朽,鞠躬尽瘁。高波和“砖头”的逝去让摄影机久久留恋,土匪如同稻草随割随倒。夏志清李欧梵王德威龙应台们三十年来里应外合的暧昧文学教育这一刻全白搭了。谁和你讲什么生命平等,张爱玲闪一闪,太平轮沉底去,就要勇敢地说出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人民敌人不值一钱,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向我开炮!

只是好莱坞吗?我来谈谈徐克的艺术。

杨子荣要去单挑座山雕,杨子荣一次又一次战胜了座山雕的试探。谁不知道肉身凡胎都会死?谁不知道炮火连天是徐克的艺术夸张?不过为什么徐克的夸张不会让人腻烦?

影片至少回应了一部分现代中国问题。说“高大全”是玩笑,影评对观众的智力不是没有挑战。一开场,纽约IT精英聚会唱K。我身旁的观众都嚷嚷是不是放错了片子。要知道,同期有好几部中产小资题材影片正在上映,《匆匆那年》就是这样的开场。

我知道没有放错,是该说出全球化时代中国人的孤独了。他们都在寻找记忆,《匆匆那年》在开场的狂欢派对中忽然切入回忆,只不过这群小确幸要到新概念文学、校园恋爱和人工流产里找到自己的虚构记忆。《智取威虎山》则让一群硅谷年轻人在卡拉ok里迎面撞上了样板革命京剧。在异国,没有正常人真能义无反顾地否弃故国历史完全拥抱西方。电影通过孙辈回忆的形式缝合了这段现代大历史,重新找回当代中国人的光荣记忆。夹皮沟小蒸汽火车与高铁的切换悄悄肯定了现代化中国的自豪,黑人的士司机的一句Fk圣诞节则悄悄表达了徐克的“文明冲突”感。借这一声骂,夹皮沟后人、今日硅谷精英遁回了自己的国族记忆。另一个精英女孩宣称要去硅谷和他在一起,只引来他微微一笑。她不懂得,没有这样的记忆,中国人就无法真的在一起。

十博体育官网 4电影开篇是狂欢中的KTV,韩庚饰演的孙辈姜磊望着智取威虎山京剧画面出神。

由当代娱乐名利场上的演员来演革命战士,往往演不像。再也不可能有一样的眼神一样的身姿。但现在,由于这个时空切换,历史距离被明摆着放在观众面前,反而令人不必深究。同样,影片还明确告诉观众,这一切都是“我”当仁不让的尽情想象。当影片最后孙子说出“如果允许我开动想象力”,再来上一段飞机大战,这不只要任性,也是导演与美国大片比拼大国记忆的手段。我们不妨理解成:想像就是回忆,如此想象先祖之骄傲,是我们的权利!

被栓娃子拨翻在地的面条要一缕一缕捡起来,我们怎么也没想到,忆苦思甜又以这种方式重现了。那些不可磨灭的民族记忆和灵魂。

秋风扫落叶和手撕鬼子原本一步之差,但抗日神剧里没有一点真诚,徐克的想象力却秉承了原作者曲波,秉承了那个曲波得以展开想象力的年代。

想知道电影和原着以及现实有多大差别?杨子荣打老虎桥段在小说里有,飞越鹰嘴崖、高山滑雪这些“极限运动”也真出于这部写于1950年代的小说。在史实中,高波的牺牲比影片中壮烈。他押运一火车粮食遭土匪伏击,掩护群众撤退,左冲右突壮烈牺牲。他的事迹不过是有名的无名的人民英雄历史中的一小朵浪花,曲波不说就没人知道。说实话这一段在小说中写的很一般,留给后人去发挥想象力吧。

十博体育官网 5电影中的高波

拍续集吧。

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只取材于小说一部分。原作中还有很多可以发挥的场面,比如山林里那百年孤独般的绥芬甸,上演了一场暗夜刺杀与智慧较量,比如千里山林雪坡间上演的大回旋追击,雪橇战士与骑匪斗智斗勇。关于滑雪,曲波说了,是他在幻想中希望我军能具备这项技术。所以不仅有点武侠风,还有点达芬奇!

想象就是想象,幻象做的逼真,观众就愿意接受那是真的。官方那些工程奖作品倒是可以学学,每次非要搞得跟真的一样,结果就谁都认为那是假的。

之前央视播出朝鲜战争纪录片,材料不错但就是不好看,为啥呢?我们的军事观察员席亚洲同学发现,这么长片子居然没有配乐!激情已死,就别拿客观冷静当推辞了。可惜,徐克的电影不是久石让配乐,应该从姜文那里抢过来。

拍续集吧,不能只是吃样板戏的遗产,也但愿不会堕落为手撕土匪戏。

如何批评徐克

有批评认为徐克的《智取威虎山》把中国革命问题简化成了治安问题,不喊“同志”,不讲土改,不发动群众……这个批评没错,但换句话说,徐克的聪明也在于不讲土改不讲革命不直接讲国军。民国粉总不好意思到土匪身上找认同吧。龙应台同学怎么说的?在格局很小的《大江大海》里控诉完战争和土改之后来了这么一段:“我不管你是哪一个战场,我不管你是谁的国家,我不管你对谁效忠、对谁背叛,我不管你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我不管你对正义或不正义怎么诠释,我可不可以说,所有被时代践踏、污辱、伤害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姊妹?”我都要流泪了,可以啊,来,抱一抱。但她这话可不是对共军说的,全部指的是国军。大陆的粉丝们也会跟着她,希望去拥抱一下帅气的张灵甫们的鬼魂。可现在,我勒个去,电影里代表国军的可是土匪啊,总不好意思上去拥抱吧,民国粉也不想low,怎么也得嫁给黄金荣那样的呵。所以这片子拍的,不仅光荣正义属于我们,美也属于我们。

想想围绕票房惨淡的《黄金时代》,论者们写了多少文章啊,事关他们心中的美。但现在,就好象被杨子荣的机关炮给轰哑了一样,都说不出话来。

片中回忆者的身份是红二代还是精英也不是最重要的。话说回来,忆苦思甜不就是为了防止精英骄奢化么,不就是为了让革命后人永葆青春么。在一个已然全球化精英化的世界里,谈群众运动确实不是好莱坞徐克的任务。

我不批评徐克,人民经典竟然要以好莱坞大片的方式复活,这值得现代后现代批判后批判了几十年的文化人们思考。关于解放战争的宣传和教育出了什么问题,马平同学的文章已经谈的很实在。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冯小刚在哪里?力挫美军的“长津湖之战”到底还拍不拍?能不能顶住丑化虚化人民英雄的潮流和文艺界的人性波涛?能不能超越《唐山大地震》的读者文摘式“人性”聒噪?

我对徐克已无苛求。精神和审美,赢了一仗就是一仗。有没有讲土改,有没有叫同志不重要,别忘了哲学家阿尔都塞大君怎么谈宗教信仰的——你不是因为信了才跪下,而是因为跪下你就会信!我已经给徐老怪的电影跪了。

上一篇:刚性落实指标分配,第81集团军某旅坚持公平公正、阳光操作 下一篇:没有了